主页 > 地方资讯 >
新买的柳工起重机成了一堆废铁最新大爆料
发布日期:2021-07-12 14:04   来源:未知   阅读:

  连云港市灌云县农民新买的柳工起重机,使用不到400小时的时间内,就换掉了大小两个卷扬、一个平衡阀、一个卷扬马达,还出现管道松动漏水、漏尿素,卷扬螺丝没紧,液压油管道固定镙丝没装,上车线导阀镙丝没紧导致电磁已坏,水箱下水管道断裂等等大大小小质量问题,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引起了社会关注。广西柳工集团也在第一时间委派律师以新闻报道部分不实为由强烈要求媒体删稿。为了客观公正地报道柳工起重机这一起因质量问题而引发的事件,记者现针对柳工的所谓律师函提出的部分新闻报道不实情况补充报道如下。柳工律师函针对《新买的柳工起重机成了一堆废铁难免伤芯》新闻稿共提出五点不实意见:一、报道标题《新买的柳工起重机成了一堆废铁难免伤芯》就是错误的。安徽柳工与贵网站所述的康強健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贵网站称康強建购买安徽柳工生产的车辆与事实不符。贵网站报道的型号为tc250a5的柳工起重机实际由康建国所购,且此车辆出厂前是经过检验合格的,并且也已经正常上牌使用,且据安徽柳工了解所知,此起重机现在仍然可以正常上路和使用,不存在报道所说的新买的柳工起重机成了一堆废铁,此处失实,是为吸引眼球制作标题,违反新闻客观、公正原则。而据记者调查核实:康强建和康建国系亲兄弟,该车系康强建于2018年1月10日借用康建国身份证在江苏省江阴市长泾镇签购车合同,付款人及提车人都是康强建。康强建说,车辆出厂第三天就出现小钩下滑、卷扬振动有异响的故障,第九天经连云港市公安交巡警支队车辆管理所检验出全车制动不合格、前照灯不合格。附检验报告。二、柳工律师函提出:报道所述“1月20日,康强建从施工工地上将车开回家等待柳工厂家维修时,途中因车辆制动问题发生交通事故”存在失实之处。

  三、柳工律师函提出:报道所述“康强健多次报修,柳工公司不予配合进行维修”、“柳工集团在长达三个月先后派出五批专业技术人才上门修理自家公司生产的机械,最后却束手无策,主动放弃修理”是没有事实依据的。根据本所律师了解的情况是前期报修问题已经解决,后期报修的经销商多次派服务人员上门对车辆进行检修,但是康建国坚决不让服务人员进行检修,并扣留服务人员,服务人员两次报警,警察到场,康建国才放人的,贵网站的报道只凭康建国的一面之词,没有进行核实就凭空揣测进行不实报道。而据记者调查核实:康建国从未报修过车辆问题,也从未和柳工维修人员接触过,车辆报修和接待维修人员的都是康强建,而且康强建从2018年1月15号报修的小钩下滑、卷扬异响并振动,就这两处报修至今还没有修复完好,且在工地使用中小钩滑落把车辆发动仓砸坏了,差一点就砸伤工人,酿成血案。另据康强建车辆报修记录和视频资料显示:2018年1月15日,安徽柳工指派崔师傅来灌云县圩丰镇帮康强建进行车辆调试平衡阀;(没修好)3月27日(因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担搁),崔师傅受安徽柳工指派来连云港徐圩管廊工地上对车辆进行了第二次维修;(没修好)4月2日,因崔师傅在浙江修车没时间来连云港,安徽柳工发给康强建平衡阀让自己更换;(没修好) 4月4日,安徽柳工又指派王长明到灌云县圩丰镇帮康强建检查车辆情况,在招待吃饭的时候,康给了王长明一份关于车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和检测报告。王长民答应,康强建发生的车辆事故损失和修车损失厂里都会负责。同时也确认车辆的卷扬已坏,答应会在卷扬到货的第二天派三人以上的修车团队在一星期之内帮康强建车辆维修好。4月9日,安徽柳工派出以曹金磊为代表的三人维修团队来到灌云县圩丰镇,为配合维修车辆,康强建花钱租用徐工16吨吊车一辆、购买齿轮油一壶协助他们进行更换卷扬。结果,在试车过程中小钩子停止半空中上下不动了。第二天,康强建电话告诉王长明车子没有修好,王长民回复说:这事由王之军处理,他已经去连云港了。4月11日,王之军到达灌云县圩丰镇后,经协商决定带康强建到安徽柳工讨论修车等事宜。当日晚康强建随王之军到达安徽柳工,但一直等到4月12日下午,柳工才安排服务部刘总接待了康强建。刘总问康强建有什么要求?康说:车可以修的情况下慢慢修也可以,但是工地用车急,厂里是否能考虑这一情况,安排辆车子先干活,以解决当下燃眉之急。实在不行,按照国家三包法,帮调换一台车也可以。刘总说:现在车辆故障已经明确,你要配合修理很快就会修好。你要换车也可以的,但要按国家的标准退车要扣除每天叁仟元的折旧费,车辆报修期间按每天壹仟元给予修车补偿费,因双方意见分歧很大,当晚康强建回了连云港,并打电话给王之军,继续要求派人来修车。4月13日,柳工还是指派以曹金磊为团队的三人来维修车辆。曹等人把全车上下的电路,电磁阀、线导阀、上车总阀、压液管道,全部拆了检查并更换了卷扬马达,连午饭都没有吃一直修到下午三点多钟也没有修好,并打电话给服务部吴磊请求支援,说他们已经尽力了,无能为力修好了。并告诉康强建说:让他放心,他们会把事情处理好再走的,并说吴磊已经安排研究院的人来了。期间,康强建又打电话给王之军,告诉他车子没有修好,王之军回话说他会在明天到达圩丰。4月14日,康强建一直等到夜里也没等到柳工派来的研究人员和王之军。于是,康强建又给王之军发信息问何时能到?没想到王之军先发制人说康强建威胁他。后来,王之军说这事不关他的事,叫康强建找吴磊,并把吴磊的电线日早上,康强建去宾馆找曹金磊等三人吃早饭,没想到他们连晚上住的房间都没有退,半夜就偷偷地跑走了,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后来,康强建通过关系网打听,终于在灌南县堆沟镇找到曹金磊等三人。康强建当时便责问曹金磊:车子没有修好你们为什么要走?电话为什么也不接?不是说等领导来一起处理问题的吗?曹金磊说:车辆他们修不好了,厂里重新安排人来了。康强建说:厂里安排人为什么两天都还没有到呢?问题没有处理好就这样偷偷地跑走了。双方为此而争执起来!没想到,柳工来了恶人先告状,竟然报警称康强建非法绑架和扣留人质,灌南警方接处警后,经现场质询,认为康强建的行为不构成违法,并劝说柳工维修人员回灌云帮助继续修理车辆。没想到,刚进入灌云境内,柳工修理人员又变卦了,并又报警称遭遇非法绑架扣留,同时,康强建也向警方报警称:自已花百万购买的车辆被柳工维修人员修坏了,现在维修人员要跑!灌云警方接处警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经质询后劝说康强建:车子修不好了,你不让维修人员走也没有用。后来在警方调解下,康强建让维修人员安全离开了。对此,康强建面对记者采访时说:每次柳工修理人员来,他都热情地好酒好菜招待,为了配合修车,自己花钱租用吊车和购买工具,没想到,堂堂柳工集团安排来的维修人员把车子拆散了,修不好就偷偷摸摸地跑了,还来个恶人先告状!康强建说:柳工维修人员离开后,他再打柳工400服务热线就再也打不通了,无奈之下,康强建向蚌埠市12315消费者热线投诉,此热线经向安徽柳工询问后给康回复是:柳工以康威胁和扣人拒绝修车为由,拒绝调解。后来,柳工在康强建的再三催促下,吴磊微信回复康强建并提出二个条件:1.请明确回复现在车辆到底还有什么问题,我好安排人员前往修车。2.请明确承诺给予现场维修配合,不能像前面两次那样不让修,那样去了也没有用,只能浪费时间。康强建也用微信回复柳工吴磊说:一直没有修好的卷扬振动并异响;现场从来没有不配合修车;从来没有限制人身自由,更没有威胁;把我因为质量原因造成的损失认给我;给我明确的修车时间,修车方案,不可能修无止尽;不要拿控制人身自由,什么威胁为理拒绝修车,修车是你们的责任,我更不会犯法;4月20日,柳工吴磊终于安排人和康强建联系了,并特别强调要给予现场配合,对此康强建也回复吴磊说,不能像上次一样,修不好就半夜跑人了。4月21日,柳工又派出以高雪峰部长为代表的修车团队来到灌云县圩丰镇,再次对康强建购买的车辆进行维修,并同意先赔付再修车的条件。高部长提出他们柳工会适当的对康进行补偿壹万元。康强建要求,从2018年1月15日报修开始以每天贰仟元的误工予以补偿。最后高部长说他会向上面领导汇报的。期间,记者以康强建的亲戚名义和高部长进行了勾通,中午还愉快地一起欢聚午餐。

  四、柳工律师函提出:报道所述“柳工起重机存在制动、卷扬、前照灯、大臂油缸下滑、吊钩自动滑落、液压油管固定螺丝不上等大大小小质量隐患”夸大了事实,是不实报道。对此,不但康强建觉得无语连记者也感到无语了!新买的柳工起重机回来三天就出问题,在使用不到400小时的时间内就连续换了大小二个卷扬、一个平衡阀和一个卷扬马达,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夸大了事实,是不是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五、柳工律师函提出:报道多处带有強烈的个人感情色彩,有借美国制裁中兴芯片事件博取眼球的意图。根据本所了解的情况,康建国自1月20日交通事故发生后,就拒绝按时支付车辆贷款,还要求巨额的赔偿,见柳工无法满足其要求后就采取扣留服务人员、到公司吵闹的极端方式,柳工无奈建议其走司法途径。对此,记者经调查核实:康强建购车还款计划是从2018年3月15日开始的,并没有因事故与车辆维修拒绝还款,在车辆天天坏又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下,康强建还坚持借钱还款。更令人可笑的是:柳工公司竟然在第二个还款日没有到的情况下直接把康强建账号里仅有的一点零钱都扣除了,这些都有银行扣款记录的。真不知道,作为柳工集团聘请的律师你有什么凭证就说康强建从1月20日发生交通事故后就拒绝支付车辆贷款的,你们律师的客观、公正原则又是什么呢?从百度搜索和天眼查企业上显示:柳工集团质量事件和因质量事件诉讼案件还是时有发生的。《环球资讯网》、《网络互动研究》、《企业新闻》、《西祠胡同》、《网易博客》等多家网媒和论坛曾以“柳工集团的25吨吊车质量严重为伪劣产品”为题予以曝光,据报道:2011年2月15日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庄重公司融资租赁贷款购买了一辆柳工牌:25A5吊车。此车自买后质量问题频频出现,故障不断,严重影响了操作,危急农民工兄弟们的人身安全。各种各样的质量问题不断发生,我觉得柳工的这辆吊车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吊车几次在吊装钢构件时,突然发生故障,给来城市务工的农民工兄弟们造成严重的安全隐患。这辆柳工吊车属于严重的劣质产品,质量差,售后服务差,吊车出保(一年后),无论遇到任何质量问题,售后服务从未露过面,柳工吊车售后人员以各种理由拒绝与我们见面。这辆吊车先后在施工过程中坏掉,令无数人心惊胆战。以下是此吊车出现事故的明细:在保期内:第一次发现吊车纵向支腿自动回收,呼和浩特市售后先后换过4个液压锁。第二次发现吊车横向支腿漏液压油,售后发现是支腿油缸有沙眼,进行了更换。第三次臂杆里滑块脱落,售后进行了修理。第四次,售后对发动机更换了四配套。另外,此吊车操作杆与各阀之间是软线连接,经使用稳定性差,经我们反映,呼市庄重公司给予更换时不彻底,回转至今还是软线连接。一年保期过后,第一次:保期刚过几天发现液压油箱表面渗油,油箱表面没有任何损伤,是油箱内部本身有沙眼,呼市经销商答应赔偿3000元,至今没有结果,我们添加液压油至今花费4000元。第二次:2012年10月,发现后轮胎移位,给柳工售后陶凯打电话,不给与解决并说是骚扰他。走投无路的我找“三一”吊车售后帮助修理,花费9000元,耽误25天。附相关媒体报道载图。

  记者感言:广西柳工,一个堂堂的上市大公司、国家一级企业,在自己的产品出现质量问题时,不是积极地去解决问题,排除质量安全隐患,而是花钱去聘请律师,搪塞新闻单位,不能勇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何以担当社会责任?本网将继续跟踪报道。(青瑜 东东)国内“新世纪”五金机电城巧抓商机www.bn3r1.cn